朗荣投资
科创板挂牌

截止目前,已挂牌ENQ板701家,浙股交42家,苏股交35家;帮助企业股权融资5.8亿。企业债券融资6.4亿,督导企业81家,帮助企业拿到政府补贴6700万元,累计举办路演活动89次,仪式举办350次,干货讲座92次。

  • 朗荣投资•N板挂牌

    提升企业形象,增强企业公信力、名誉、员工忠诚度 有利于人员招聘,企业扩张,降低企业自身信用风险

  • 朗荣投资•E板挂牌

    开展股份报价转让业务,通过规范运作,可以促进企业尽快达到创业板、中小板及主板上市的要求。

  • 朗荣投资•新三板

    根据按需融资的原则进行融资。提升企业经营业绩、促进企业顺利成长、企业的融资需求得到满足。

曾转移资产规避诉讼?冲击科创板的瑞晟智能再遇专利纠纷

  2014年,瑞晟智能还不是现在的模样。

  作为曾经的子公司,浙江瑞晟智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上海股权托管交易(以下简称“瑞晟智能”,A20002.SH])本是原母公司的技术上股交服务者,但随着2014年母公司专利诉讼的密集到来,瑞晟智能突然“备胎转正”,通过资产转移承接了母公司的资产与业务,避开了可能存在的专利纠纷。

  根据公开信息显示,瑞晟智能主营业务为工业生产所需的智能物料传送、仓储、分拣系统的研发生产销售,专注于服装缝制生产行业。

  2020年摘牌新三板的瑞晟智能发起了科创板的上市申请,但专利诉讼再次找上门来,国外同行企业科创板以专利上海股交中心侵权为由将瑞晟智能子公司诉至公堂。

  另外瑞晟智能还存在供应商、客户数据前后披露不一致的情况,其应收账款、经营活动现金流量方面的状况也不容乐观。

  密集专利诉讼背后,曾紧急资产转移

  2014年,瑞晟智能还只是原母公司圣瑞思机械的控股子公司,主营业务是为母公司圣瑞思机械提供电子设备与系统软件。

  但是随着密集专利纠纷期间的一场资产转移,让瑞晟智能与原母公司圣瑞思机械的命运,来了场上海股交中心180度的大转折。

  圣瑞思机械成立于2005年,主营业务方向为制衣机械设备的制造,2009年圣瑞思机械成立子公司瑞晟智能,并持有其80%的股上海股权托管交易中心权。

  而瑞晟智能的成立也是当年圣瑞思机械业务布局的一部分,其主营业务是为母公司圣瑞思机械提供电子设备与系统软件,并不具备完整的生产体系和独立的生产能力。

  根据瑞晟智能2013年的财务数据显示,当年度瑞晟智能营业收入的96.88%均来自于母公司圣瑞思机械。

  但是随后密集的专利诉讼与突然的资产转移,改变了瑞晟智能与母公司的关系。

  2013年起,同行业企业浙江衣拿智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衣拿科技”)对圣瑞思机械发起了的专利诉讼,衣拿科技认为圣瑞思机械侵犯其持有的ZL200710070782.6、ZL200820121518.0、ZL200920309416.6和ZL201220623479.0等4项专利,并多次销售侵权服装吊挂产品获利。

  根据中国裁判文书网的公开信息披露显示,截止到2014年末,衣拿科技与圣瑞思机械之间的诉讼已经开庭审理16次。

  在密集诉讼到来的同时,圣瑞思机械动起了大规模资产转移的操作。

  2014年9 月,圣瑞思机械将服装吊挂相关生产资产,包括原材料、在产品、产成品等存货,机器设备、车辆等固定资产,以及专利、商标等无形资产,全数转让到子公司瑞晟智能旗下。

  值得注意的是,圣瑞思机械所有的核心管理团队和核心技术人员均解除原有劳动合同,全部加入瑞晟智能,并继承圣瑞思机械原有组织管理体系,承接其全部客户与业务。

  次月,圣瑞思机械将瑞晟智能全部股权转让给实控人袁峰。

  至此,身缠专利诉讼的圣瑞思机械将原有资产、员工、客户全数资源转移到瑞晟智能,并割断与瑞晟智能的直接股权关联,圣瑞思机械也不再从事服装吊挂产品的相关业务。

  在资产、组织架构完全转移之后,圣瑞思机械陷入了旷日持久的专利诉讼,截至2015年6月圣瑞思机械尚未结案的专利诉讼共计17宗,相关诉讼甚至一直延伸至2019年,期间圣瑞思机械还曾因拒不科创板履行法院判决被强制执行。

  而业务继承者瑞晟智能在2015年挂牌新三板,随着资产转移带来的经营主体的变化,瑞晟智能并没有受到专利诉讼的影响。

  对于瑞晟智能与原母公司圣瑞思机械之间经营主体的转移,是否有规避专利诉讼的考量等问题,财经网曾以邮件形式与瑞晟智能沟通核实,但截至发稿前并未收到回复。

  诉讼再现,主营业务专利上海股权交易中心风险未知

  几年前的资产转移让瑞晟智能成功摆脱了历史遗留的专利诉讼风险,但好景不长,2018年瑞晟智能因专利纠纷再次被同行业企业诉至公堂。

  根据瑞晟智能招股书披露,2018年9月,瑞典伊顿系统有限公司向上海知识产权法院对瑞晟智能子公司圣瑞思自动化提起诉讼,认为圣瑞思自动化的S100型悬挂生产系统侵犯了其专利号为ZL200680029044.0的专利权。

  并要求圣瑞思自动化停止制造、销售、许诺销售被诉侵权产品的行为,销毁全部被诉侵权产品、半成品及生产被诉侵权产品的设备和相关模具,并且赔偿原告60万元及承担诉讼案件的全部诉讼费用。

  2018年10月,上海知识产权法院已受理此案,截至目前,该案件还未有更新进展。

  在S100型以外,瑞晟智能的另一款S50型产品也曾因专利侵权问题被处于诉讼,并被法院判定向被侵权方赔偿经济损失。

  此案件的被告主体是瑞晟智能资产的原持有方、也是瑞晟智能原控股股东圣瑞思机械。根据2019年3月公布的诉讼信息显示,圣瑞思机械向湖北景富服装有限公司销售了合同金额19万上海股权托管交易元的s50型服装吊挂系统。

  但是该吊挂系统侵犯了衣拿科技相关专利,最终被法院判罚经济损失3万元和维权合理支出2.8万元。

  据招股书披露显示,智能悬挂生产系统是瑞晟智能的主营产品,除去发生过专利纠纷的s50型、S100型以外,瑞晟智能还拥有S70型、S80型等型号,但目前已确认型号的涉专利纠纷产品就已经占据了一半。

  另外根据以往诉讼详情显示,除去上述已提到的诉讼案件之外,瑞晟智能资产原持有方圣瑞思机械还曾4次因服装吊挂系统侵权并销售的行为被衣拿科技诉至法院,并被判处赔偿衣拿科技经济损失。

  由于瑞晟智能主营资产均转移自原控股股东圣瑞思机械,鉴于此前历史遗留的多次专利诉讼纠纷,以及本次来自瑞典企业的专利诉讼,瑞晟智能是否还会再次发生专利诉讼的风险呢?

  对于此问题,财经网曾以邮件形式向瑞晟智能沟通,但截至发稿前并未收到回复。

科创板挂牌上市  客户数据前后不一,上新三板市辅导当月突击分红

  在专利诉讼之外,瑞晟智能现金流状况也不容乐观,其财务新三板信息还存在前后披露不一的状况。

  根据招股书财务数据显示,2016年至2019 年第三季度,瑞晟智能应收账款规模分别为3409.42万元、5596.01万元、8103.92万元、9834.31万元,分别占流动资产的54.61%、55.37%、50.64%、53.27%。

  伴随着高涨的应收账款,瑞晟智能经营活动现金净流量始终低于净利润水平上股交转板,2016年至2018年,瑞晟智能分别实现净利润713.39万元、1271.32万元、2649.5万元,但同期的经营活动现金净流量则分别为-760.17万元、-349.08万元、1659.47万元。

  虽然现金流与应收账款状况并不理想,但瑞晟智能的分红却倒是大方。在2017年经营活动现金流量净额仍为负数的前提下,瑞晟智能2017年年度股东大会却批准分配现金股利600.60万上股交转板元。2019年6月瑞晟智能进入上市辅导,当月却又完成分红300.30万元。

  而在两次分红期间,瑞晟智能实控人袁峰合计控制80.28%的股份,将723.24万元的税前分红收入囊中。

  此外瑞晟智能的大客户与大供应商数据还出现了前后不一的状况。

  财经网通过招股书与新三板挂牌期间年报数据的对比发现,2016年至2018年瑞晟智能披露的前五大客户名单均存在出入,而且2017年年报中陈列的前五名供应商名单与招股书科创板也不完全一致。招股书与新三板年报中的2016年至2018年的大客户与大供应商交易数额也不完全对应。

  另外瑞晟智能的社会保险缴纳人数也存在与工商披露数据不一致的情况,招股书中瑞晟智能社会保险缴纳人数分别为170人、251人、251人;但根据工商年报信息显示,2016年至2018年瑞晟智能及子公司的基本养老保险缴纳人数合计分别为160人、214人、230人。

  对于瑞晟智能的应收账款现金流状况,客户、供应商数据的前后不一,以及是否存在员工社保应缴而未缴的状况等问题,财经网曾以邮件形式向瑞晟智能上海股权交易中心沟通确认,但截至发稿前并未收到回复。

(文章来源:www.anxinmai.com)



上一篇:君实生物科创板IPO将于3月30日上会
下一篇:科创板审核启动一年:注册生效企业冲刺百家
分享到: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了

友情链接

  • 私募基金备案
  • 上海股交中心
  • 现货黄金投资
  • 科创板挂牌上市
  • 基金销售牌照代办
  • 科创板
  • 私募基金牌照
  • 上股交
  • 私募基金牌照申请
  • 杭州贷款
  • 网贷理财
  • 基金销售牌照申请
  • 科创板
  • 上海股权托管交易中心
  • 上海股权交易中心
  • 50ETF
  • 50ETF开户
  • 24小时客服热线
    400 022 1722